第049章 好好查查,那老头绝对不简单_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
笔趣阁 > 我,怎么可能有很多娘子! > 第049章 好好查查,那老头绝对不简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049章 好好查查,那老头绝对不简单

  抬腿迈入书房,淡淡墨香沁人心脾,与院子中的刀枪剑戟可不搭,抬眼望去,一个历经沧桑,两鬓斑白的紫衣老者弯腰站在书桌后,左手捉袖,右手执笔。

  笔悬于纸上,三寸而不动,仿佛一尊雕塑。

  “草民参见侯爷!”许舟弯腰,双手作揖。

  书房内,死一般寂静。

  如墨,如水。

  时间一久,弯下腰的许舟壮着胆子,抬起头瞄了书桌后的云阳侯一眼。

  “草民参见王爷!”

  这一次,声音不由加大几分。

  云阳侯年龄大了,耳朵不好使,听不见也说不定。

  屋中,还是死一般寂静,无人应答。

  许舟不由地皱起眉头,试着喊了两声:“侯爷?侯爷?”

  噗通!

  云阳侯身子一软,向后瘫倒在椅子上,瞬间狗带!

  许舟傻眼,下意识地就要上前查看。

  可与生俱来小心谨慎的性子,让他硬生生把已经迈出去的一条腿给收了回来。

  “来人呐,来人呐,侯爷狗……出事了!”许舟扯嗓子喊道。

  ……

  ……

  一刻钟后。

  侯府书房外的院子,热闹成了一锅粥。

  男子声嘶力竭的咆哮声,女子柔柔弱弱的哭泣声交织混杂在一起,吵得让人脑阔疼。几个身穿华贵服饰的男子咆哮着要进去一探究竟,可拦在他们身前的皆是穿黑色制式服装的皇城司,他们一字排开,以身作墙,将云阳侯的几个儿子挡在书房之外,不准他们靠近一步。

  “不可能,不可能,父亲早上还好好的,定是你们骗我们……放我们进去!”

  “父亲,父亲……呜呜呜。”女眷们一个个地用手帕掩泪,哭哭啼啼。

  眼看就要拦不住,朱烈背手上前,咆哮一声:“胆敢再闯,一律拿下!”

  书房内。

  墨香已散。

  许舟呆呆地站在原地,双眼说不出的迷茫。

  他被人勒令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直到有人来问话。

  “姓名?”

  “许舟!”

  “住址?”

  “平安县,临河坊,清水大街,甲字一号。”

  “做什么的?”

  “平安县,狱卒。”

  “来这里做什么?”

  “奉魏仵作之命,前来取花寒草一用。”

  许舟答完,明显看见对方听闻“花寒草”后眉头一皱。

  他连忙开口解释道:“取花寒草,是魏仵作用来研究毒性之用。”

  那人执笔在纸上记录,一字不漏。

  写完他又抬头问道:“为何要杀云阳侯?”

  “我没杀!”

  “杀没杀可不是你说了算……”书笔官有点趾高气扬,许是平日里高人一等惯了。”

  “家中还有谁?可参与此次谋杀?”

  许舟脸色一僵,双眉如锋:“我说了,我没有谋杀,我进来之前……”

  “呵……让你多嘴了吗?”书笔瞥了许舟一眼。

  “好大的官威呀!”

  书笔官闻言,不耐烦的偏头去看,脸色僵在当场。

  “自个去刑事堂领五十板子,领完板子,卷铺盖给老子哪来的滚回哪去。”朱烈骂道。

  书笔官嘴唇颤抖:“司使,我我……”

  年轻的书笔官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按例询问,就要被玄武使撵出皇城司,这要是回去,他定要被家族除名的。

  “滚!”朱烈不想听废话。

  书笔官见状只好灰溜溜地离开,甚至连一句为自己辩解的话都没机会开口。

  书笔官走后,朱烈才一改严厉神情,笑眯眯地看着许舟,许舟见状忙拱手:“参见大人!”

  朱烈点点头,余光撇向屋子一侧的邱萤,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做。

  邱萤随意打了一个手势,朱烈立马照办。

  邱萤只是单纯看不惯年轻书笔官的官威罢了,她才闭关半年,皇城司的风气就如此,时间一长,那还了得?

  她本想出言阻止,但又不想太早暴露身份。

  正好朱烈进来,管教下属的任务自然交给他了。

  “平安县狱卒,许舟是吧?”

  许舟点点头。

  他没想到这位皇城司的大人物,还能记得自己的名字。

  方才书笔官言语中表现出的恶意,也随着朱烈的到来一扫而空。

  看来市面上传言“皇城司不干人事,个个狗屎之辈”是空穴来风,是人胡诌的。

  “大人,我遇见贵府千金了,在那,我心说一会儿给您送过去呢。”许舟连忙指着屋中乱转的邱萤说道。

  眼下抱大粗腿的机会,他可得牢牢抓住。

  面前这个魁梧大汉面相虽然看起来很凶,但却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好官,许舟对他印象颇佳。

  朱烈皮笑肉不笑,嘿嘿一声,拍拍许舟的肩膀:“嗯,我家这孩子打小就喜欢到处乱跑,还好有你,要不然丢了都没处寻……”

  屋中四处观察的邱萤脚步急停,嘴角直抽抽。

  好呀……朱头三,长本事了!

  朱烈神不知鬼不觉转了一个方向,背对邱萤。

  眼不见心不烦。

  他看向许舟,继续问道:“说说,你进来后都发生了什么?又看见了什么?”

  许舟咽了一口气,在心中措辞一番,这是摆脱自己身上谋杀嫌疑的大好机会,不敢有丝毫隐瞒:“进来后,我先是闻到一股淡淡的墨香味,有些特别,不似寻常墨香。然后就瞧见侯爷站在书桌后写字,我按例弯腰参见,等了好大一会儿没听见侯爷说话,我便加大音量,侯爷还是没说话。再过几息,侯爷原本站着的的身子突然一软,向后倒在椅子上。我意识到情况不妙,就急急忙忙地喊人进来帮忙。”

  说实话,许舟现在还是懵的。

  人怎么好端端地就没了呢?

  朱烈听完,装模作样地摸摸下巴。

  这些话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不出有什么不同,也找不出话里的蹊跷。

  不过这些话放在邱萤那里,则是完全不同。

  她注意到两点:

  第一,许舟为何第一句话就要强调,进屋时闻到一股特别的墨香味,他是在提醒什么吗?

  第二,云阳侯身子突然瘫软,向后倒去,换作常人,定是下意识地上前查看,而许舟为何如此冷静的站在原地,大声呼救?

  这两点透露出的信息不简单,许舟更不简单!

  “你来这里做什么?”朱烈继续问道。

  许舟没有撒谎,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能撒谎,就实话实说:“是魏仵作叫我来的,魏仵作说想研究花寒草之毒,便叫我拿着信物前来讨要一盆。”

  “信物呢?”

  许舟指了指远处书桌上的一枚玉牌。

  玉牌还好端端地躺在书桌上,云阳侯也正是因为这块玉牌的缘故,才破例召见许舟进府一叙。

  “魏仵作是谁?”

  云阳侯是内城的大人物,乃是陛下亲封的侯爵,魏仵作这人,听许舟的话茬乃是平安县衙的一个寻常老仵作。两个身份,地位差距都很大,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为什么云阳侯会仅仅因为一个玉牌,就同意许舟进府?

  “他是我师父,就是平安县的仵作....哦,不对!”许舟突然顿了顿。

  屋子里的人闻言,同时一怔,看向许舟。

  有情况!

  许舟想了想,看着朱烈,十分正经道:“我怀疑,我师父的身份绝对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我建议大人可以好好查查他!好好查查......”

  魏道若是在场,就会看见许舟脸上写着一行字:

  “我许舟要欺师灭祖!桀桀桀!”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