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 76 章_于春日热吻
笔趣阁 > 于春日热吻 > 76、第 76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6、第 76 章

  阮喜丹说“要干件大事”的前一秒,陈溺还以为她发现了自己和江辙之间的不寻常。

  那一刻,陈溺都决定只要她问出口,自己一定对她以实相告。

  但她话一转折,陈溺觉得也不能自作多情冲上去来一句“我和你们眼里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大魔王在谈恋爱,还谈挺久了”。

  否则以这位朋友的尖叫分贝,恐怕整个篮球场的人都得听见这个消息。

  球场上的少年们还在散发青春洋溢的魅力。

  这个年纪,长成什么样都好看。有人靠皮相吸引异性目光,有人靠球技让人心生向往。

  裹挟着年轻和炽烈的气息在球场上蒸腾着,橘子柠檬汽水打碎在空气中。蝉声平平仄仄,有教师养的猫咪在凋谢的玉兰花里翻滚。

  小卖部的冰箱里有了西瓜和绿豆沙冰,总算在告诉大家,那个卷子会黏着出汗手臂的夏天到了。

  可以放肆欢笑大闹的假期,去看音乐节和演唱会的暑日,去海边玩水,和心爱的人在落日余晖下热吻的季节。

  是春天的结束,是热恋的开始。

  陈溺撑着小脸在膝盖上,看着喜欢的少年投篮进球后往自己这边看,看他撩起衣服下摆随意地擦汗。

  她漫不经心地问:“你要干什么大事呢?”

  阮喜丹的视线也放在了球场上,目不转睛地说:“走,我们去买水。”

  阮喜丹喜欢的男生叫魏见帆,高高瘦瘦,单眼皮。

  少女时代对一个人动心的理由很简单,她记得自己高一入学时候被老师喊去帮忙抱教科书。

  阮喜丹是个子娇小的女生,155的身高。

  抱着一垒书上四楼,走走停停。停在第三楼前的台阶那大喘气时,身后一双修长骨感的手伸过来,帮她把书抱起。

  男生比她高一个头还要多,身上校服松松垮垮地披着,垂眼对她咧嘴笑了下:“几楼哪个教室?”

  阮喜丹第一次被人这么近距离地盯着,脸一下就红了,结结巴巴:“四、楼左转第二个。”

  当时他校牌上的名字被书挡住了,放下手就离开。

  阮喜丹四处打听,却也不敢太兴师动众。她甚至不敢去学校表白墙那问,像怀揣着一个小小宝藏,怕被人觊觎上。

  后来好不容易旁敲侧击得知他是三班体育委员,加上他企鹅好友那天晚上,她高兴得睡不着。

  很长一段时间里,找了很多可爱的表情包和好笑的段子,生怕和他聊天时会让他觉得自己无聊。

  他们会在晚上互相说晚安,会分享网上的新八卦和运动会上的趣事。

  阮喜丹总是在对他说完晚安之后还久久不能入眠。

  她喜欢倒着翻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从聊得热火朝天到刚开始小心翼翼试探的过程,感觉很奇妙。

  在时机成熟的时候……至少对阮喜丹来说算成熟了。

  魏见帆也终于问出了那句话:“天天和你聊天还不知道你是九班的哪个呢?明天有节体育课和九班是同一节,要不要见见?”

  ……

  魏见帆喜欢桃子味的东西,她捏紧了手上那瓶新买的桃枝汽水,看着正在三楼走廊外边和同学聊天的男生。

  他笑的时候最好看,眼里跟有星星一样。

  阮喜丹深呼吸好几口气,跺跺脚走上前。露出一个自认为最落落大方的笑,把手上的汽水递过去:“喂!刚才球打得不错啊。”

  魏见帆迟疑接过,也没思考太久,念出了她的网名ID:“是丹丹?”

  “嗯。”阮喜丹放在口袋里的另一只手几乎在里面打结,假意轻松地说,“之前对我有过印象吗?”

  “应该见过几次吧。”男生看了眼手上的汽水,道过谢,目光聚集到她的鞋上,皱皱眉,“你脚上这双aj好像是假的。”

  阮喜丹有点愣住了,脖子那开始红上脸,支吾着又问了句:“什、什么?”

  他重复了一遍,不以为然地笑笑:“我说你鞋是假的,买的莆田假货吧?”

  魏见帆边上还站着他同学,闻言锤了他胸口一拳:“多损呐你!不过刚看见江大佬那件衬衫没?好像是dior和哪家大牌的联名款。”

  魏见帆笑着摇摇头:“那个买不到,有没有注意看他领口金丝线绣的名字?得定制。”

  他们貌似是没什么恶意地在她面前说笑。

  而阮喜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鞋,很尴尬地扯扯唇角,说着无人在意的解释:“我……我不懂什么牌子,就在小店里买的。”

  ———“让让。”

  身后一道磁沉的男声响起。他们挡在了过道上,江辙从中间经过。

  魏见帆刚还在和江辙打球,本来还想跟他打声招呼,但看他一脸不耐烦也只好把扬起的手放在后脑勺挠挠。

  他眼尖瞧见阮喜丹校服口袋一角露出的信封,粉红色,很有少女心。

  “你兜里这封信……”魏见帆看了一眼女孩脸红的紧张模样,舔舔唇,“是给我的吗?”

  阮喜丹脑子有些空白,顺着他的话把信封拿出来:“哦这个,不是给你的。”

  “那是给谁?”魏见帆慢慢收了笑,推推旁边的男生,“给他的?”

  男生推他一把,走开了点:“别闹,我又不认识人家。”

  他们此刻的推搡在自己看来不再是有趣的顽劣,更像是对她窘迫情境里的幸灾乐祸。

  阮喜丹缓缓转过头,喊住正要进教室的人:“江辙……江辙同学!”

  教室离他们那很近,江辙自然也听见了他们刚才的推攘。停住脚步,转过身,好整以暇地挑了挑眉:“有事儿?”

  感受到边上男生的僵硬,阮喜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只是往前走了几步:“这封信是给你的。”

  ————“我靠!快来看!!!!”

  “给江辙送情书!她怎么敢的啊???!这得是向上天借了五百个胆吧!!”

  所有人吃惊的是她居然敢直接表白,而不是惊讶她喜欢的人是江辙。

  好像在大家眼里,喜欢江辙是不需要理由的。

  他那么自负嚣张的一个人,在哪儿都能夺得一帮关注。

  虽然人冷戾、独来独往,脾气又差,却依旧能让很多女孩把青春都默默无闻地燃烧在他身上。

  有人当众表白本来就是能在学校引起轰动的一件事,更何况那个被表白的人是大名鼎鼎的江辙。

  真是够胆大,不怕糗。

  又恰逢体育课的下课铃声打响,其他班的人也下课,都呼朋唤友地围在走廊和窗口那看热闹。

  江辙眯了眯眼,认真地看了她一眼,知道这同学和陈溺平时玩得还行。

  这情书收还是不收对他来说都算是烫手山芋。

  收了对他自己难交代,过不去这道坎。

  但这种救急的场面要是不收,人家小女孩也挺没面子的。万一这女同学一个不开心,就哭着跑去烦陈溺了怎么办?

  短短十几秒钟,每个人的心事都在脑子里轮了个圈。

  吃瓜群众都在边上人挤人地围观,其实大部分人心里想得是她会被这么拒绝。

  僵持了须臾,陈溺从人群后边一头雾水地挤进来,听见他们在耳边小声议论。她才去了趟厕所回来,怎么感觉天都变了?

  江辙自然也看见了她,冲她微扬下巴,请示她怎么做。

  陈溺抿抿唇走上前,接过阮喜丹手上的情书。

  她站得笔直,也没往男生那看,只一本正经地说:“学校明令禁止不准早恋,你跟我过来。”

  主人公被带走,一群人有些失望地长吁短叹:就这?

  留下江辙在原地环顾四周一圈,手插兜倚着教室门沿,凉声问出口:“看我的戏?”

  “……”不敢不敢。

  不到几秒,走廊上的人渐渐空了。

  江辙喊住转身要离开的魏见帆:“诶。”

  他和魏见帆差不多高,但肩宽身挺地站在他面前,气势就压他一头。当着他边上那男同学的面讽笑一声,视线下移:“你这表是仿的吗?”

  魏见帆脸一僵,面上挂不住,低应了声就急急回班上了。

  陈溺拉着阮喜丹走的时候一脸公正不阿,但她压根没出那栋教学楼,找了间靠进教研组的补课小教室,拉着她坐下了。

  她本来是打算和阮喜丹促膝长谈的,但一关上门,女孩就扑在她手臂上哭。

  不敢哭很大声,阮喜丹呜咽着控诉:“我以为他人挺好的呢……呜呜呜……他为什么要说我的鞋是假货,那是我妈在小商品市场随手买的嘛!她也不认识什么AJ、BJ啊!”

  “我再也不要喜欢他了!!我以后都不会喜欢上别人了!”

  陈溺边拍着她背,安慰说:“会的。喜欢一个人本来就很容易,你会因为外表、性格喜欢上比他更好的人。”

  阮喜丹吸吸鼻子:“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呜呜呜,我好难过啊!”

  “其实你因为他帮你抱过书而感激他,关注他。会不会也因为他那句不假思索的话,觉得没那么喜欢了呢?”

  给人好感是一瞬间的事,但也同样会因为一瞬间就觉得这人其实也就那样。

  陈溺不是很擅长讲道理的人,她更擅长的是自我攻略。

  “我感觉没脸见人了。”阮喜丹想到刚才做的事就开始打颤,咬住牙关,“还好你来了!我都能想到大魔王会不会比魏见帆更过分地拒绝我……”

  “不会,江辙他比那种人有品多了。”陈溺笑了一下,说,“而且,我必须来。你可不能向他表白。”

  阮喜丹点点头,表情有些怔:“因为他一定看都看不上我,简直是自取其辱。”

  陈溺摇头:“不是这个原因,是我不太能接受你向他告白。”

  “为什么?难道你对我……”

  “你想哪去了?”陈溺被她这语气逗笑了,轻描淡写解释一句,“因为他是我的人啊。”

  阮喜丹瞪大眼:“啊?”

  陈溺点点头再次肯定了一遍:对,你真的没听错。

  “啊????!”高分贝惊讶如期而至,阮喜丹屁股往后挪了点距离,指着她,“你你你……靠!”

  没人能想象得出来江辙和女生谈恋爱会是什么样子。

  他高傲轻狂,是家境优渥的富二代,长得正性子野。任凭再优秀的追求者也对她们不屑一顾,对女孩们的心动从来是事不关己的不负责姿态。

  以前甚至有过国际高中的大美女带人来围着他表白,逼迫他答应和自己谈恋爱。

  大家起初还以为这少爷喜欢这种胆子豪放的,但后来看见他硬是一人撂下五六个壮汉保镖,带着一手的青肿破皮杀出重围也不低头。

  阮喜丹认真地打量了一下陈溺,脸上还是保留着不敢相信的表情:“原来大魔王的口味是你这种啊!”

  “我这种是哪种?”

  “说不上来,有点儿文静,反正我也挺喜欢的……”阮喜丹绞尽脑汁想找点形容词汇出来,但她那点智商也想不出什么高深莫测的成语,“就是我很羡慕你这种好像遇到什么事都从来不慌不忙、胜券在握的样子。”

  陈溺淡笑了一下,没说话。

  转移视线这件事很快让阮喜丹的眼泪都干了,女孩的八卦心冉冉上升:“你们怎么谈上的啊?!”

  陈溺想了想,说:“就自然而然,一拍即合吧。”

  江辙这人想搞她的理由特让人无语,正常人听完可能还想和他干一架,不过他说的那场景其实对陈溺来说印象也确实深刻。

  那是搬家到九中附近没多久的高一寒假,陈溺做完兼职,从市中心的棒球场附近走到公交站台。

  少年穿着一身黑,宽肩长腿,倚靠在机车边上抽烟。单手插着兜,狭长的桃花眼凌厉多情,挟带几分冷颓的味道。

  身边零零落落一群拿着棒球棒的狐朋狗友在说笑,他气质看着出尘,和那群混子格格不入,却又在这种环境里如鱼得水。

  她从十字路口的马路边经过,和他在寥寥人群里远远地对视了一眼。

  陈溺当时就觉得这男人好带劲,长得比明星还帅。

  而江辙挑着眼尾睨人,觉得这妞的眼睛看人时真冷,真想搞得她哭出来。

  他们的相遇和交往,都带着点心照不宣、自投罗网的默契。

  “我是真的没看出来你们居然之前就谈上了,准确来说是虽然感受到了大魔王对你的不一样,但没人敢相信。”阮喜丹感慨万千,话题一转,“不过你居然瞒了我这么久!太不够意思了吧!”

  陈溺想了想这个保密的锅还是得让江辙背,其实她不想公开的原因还挺简单的,起初只是觉得自己好歹是个三好学生,不能做这事。

  但自从江辙在教室对她的亲密行为半点不顾忌之后,她觉得不能让他这么放肆下去了。

  陈溺故作高深,沉吟道:“其实吧,是你们大魔王私底下不让我说。”

  这话给人的歧义可太重了,阮喜丹靠着自己灵活的小脑瓜一下脑补了一个三好学生和恶霸谈恋爱的故事。

  偏偏恶霸在外是个高冷校霸的形象,所以也勒令小女友必须保密。

  她不敢嚼江辙的舌头,但还是鼓着勇气骂了一句:“渣男!不想公开,还每天在你面前这么拽!!”

  “是吧。”陈溺手挡了一下唇,笑意憋不住,“拽得让人想打他。”

  作者有话要说:江辙:?

  下章结束校园part,写项鹿cp!啊啊啊好多白白的液!感谢在2021-10-2719:33:38~2021-10-2917:39: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别抢我的奶酪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绿の森林20瓶;2608904416瓶;vacuum15瓶;琼羽公子10瓶;zhuanya7瓶;易烊千玺老婆、taekook、严浩翔亲生老婆5瓶;嘿嘿嘿哈嘿嘿3瓶;Nayonhaaa2瓶;晚饭吃什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么么!!=v=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