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问_逢迎po
笔趣阁 > 逢迎po > 质问
字体:      护眼 关灯

质问

  乔川将手头上的资料放好,抬头看向审讯室内。隔着玻璃窗能直观看到里面的场景,衣着单薄的男人正回答着里面警察的问题,一双眼睛透过玻璃窗瞥向乔川,让乔川微微皱眉。

  这些年也遇到过不少犯人,但涉黑有关的案件,能这么冷静指认上一家的还是第一个。他看着电脑上显示出的个人信息,忽然对这个叫盛林的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两个小时前他走进这里时,脸色惨白一副死人相,一双阴沉沉的眼睛从在场所有警察的脸上掠过,没有所谓的不屑或者冷笑,他像没有感觉一样,仿佛只是单纯在完成投案自首的任务。

  多年前就结案的案子没必要再拿出来重查,乔川本兴致缺缺,却听到了他的自我介绍。盛林是荀庭别墅的一个管家,很长一段时间内担任类似于助理的职务。他听着里面的人陈述荀家涉黑的证据,忽然笑了一下。

  “别和我们绕圈子了,”乔川语气轻松,调整了一下话筒的位置,使声音能够准确地通过玻璃窗传到审讯室里,“你说荀庭指使你制造了连环车祸,这和以前的案子有什么联系?伪证是犯法的哦。”

  乔川并未直接参与多年前那场因为毒品交易发生的帮派火拼案,唯一的了解就是在警察来之前,参与毒品交易的许多人都死在了现场,消失的只有那个匿名的线人。

  荀家一直对毒品有关的生意避之不及,那个案子虽然牵扯到荀义手下几个马仔,但最后还是被荀庭轻松摆平。

  他像一个局外人一样将身在局中的荀家从这个案子里摘的一干二净,找不到任何有关的证据证明他们参与过这个案子。

  乔川当然不会相信这些所谓的守法公民,毕竟当警察这么多年,他看了太多这种为了巨大利益铤而走险的人。

  人在金钱诱惑下做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何况荀家上上下下没一个善类。

  他想到这里,忽然停顿一下,移动手中的鼠标将盛林所说的那件连环车祸案的档案调了出来。

  意料之外,那是一件看起来很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开货车的司机因为醉酒驾驶导致了四车连撞,所以——

  乔川一愣,他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几行字,抬头看向审讯室。对面的人慢慢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带着一点瘆人的微笑,像是知道乔川一定会明白一样。

  “这个贺敏,出院了吗?”乔川咳了一声,右手点起一支烟,看向身侧的小警察。

  “醒过,但不知道为什么最重要近意识又不太清醒了,分局没太重视这件案子,毕竟醉酒驾驶这件事情很清晰……”小警察看向乔川的电脑屏幕,不由得吃了一惊,“她和丁大业之间有关系?”

  “她母亲的前夫,还真是让人想不到。怪不得这小子来投案自首,交待的是这件看起来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乔川一笑,夹着烟的手指指向审讯室内,“他这一交待,所有的事情就都能和荀庭扯上关系了,别忘了我们重案组当初为什么要调查丁大业。”

  普通的凶杀案并不在重案组的调查范围内,调查丁大业的案子,是为了牵出他背后毒品和权色交易的背景。本身打算放长线观察的人,却死在了一个郊外的养老院里。这时候最大的猜测就是有人为了灭口解决掉了丁大业,但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点。

  但是一个交通肇事案的关联,好像让他的困惑减少了一半。

  乔川点了点烟灰,微笑着看向盛林那张死气沉沉的脸。

  医院的走廊里已经安静了,因为情绪失控而导致的心律不齐,原本站在走廊里的人被推进了抢救室。叶彤手脚冰凉地站在不远处,看着荀庭倚在门边。

  她不知道是该去看看抢救室里的易溯,还是该上前质问荀庭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多时候她都不懂,荀庭到底在做什么。她静静地站了几分钟,看着病房的门被轻轻打开。易渺其实知道触屏锁的密码,但并没有跟着进走廊。她贴在门边,听着易溯愤怒的吼声,血管里的血液在那一瞬间仿佛倒涌。

  耳朵坏了,她想。

  不然她不会听到,陈玥被荀庭杀了这种荒谬的话。可是不知为什么,她没有开门维护荀庭的勇气,直到她有些站不住了,才打开了那扇门。

  荀庭一言不发倚在那里抽烟,见她开门,皱着眉把烟掐了。他立刻便要上前扶她,只是看到易渺明显躲闪的目光,他的动作微微一停。

  易渺一直在揉自己的耳垂,仿佛是要证明刚才都是自己听错了。她看着荀庭的脸,却感觉好像有些陌生。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才能显得合适一些,发呆一样站了几分钟,然后看向他的脸:“刚刚……赵煊堂说的,是真的吗?”

  她表情茫然,目光却在害怕。

  这种时候不问出来反而显得有些滑稽,她一直是有事说事的人,但在这件事上一直想回避有关荀庭曾经杀过人的话题,因为太在乎他。

  可是她没有想到,那个被杀的人,会是她很熟悉的一个人。

  荀庭身侧下垂的手攥紧,他低头扶住她的腰,想先哄她进去躺着,但看到她目光的时候,还是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易渺想要的答案,他是绝对无法避开的。所以掩饰也从来只是在这之外的话题,他害怕的是易渺得知了他曾做过的事情,会果断坚决地放弃他。

  “渺渺,你……”

  “你先回答我吧,”易渺声音很轻,打断了他的话,“你知道的,陈玥对我来说不是外人,你……你快告诉我赵煊堂在骗人好不好?”

  她摸了一下肚子,觉得胸口钝痛,但凡再看荀庭一眼,她都会觉得心里很疼。

  长足的沉默让易渺抬起头看他,他的动作在印证赵煊堂说的每一句话。易渺有点慌了,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心里一片乱糟糟的疼一阵阵涌来。她抓着荀庭的衣袖,眼睛又酸又痛,断断续续问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了解荀庭的性格,如果不是,他一定会开口否认。他做的每一件事都不会顾忌事后会不会被翻出来,原本就是嚣张到这种地步的人。

  “你……你知道易溯因为陈玥消失差点死了吗?你陪着他的那些日子,看着他那么痛苦,你明明就知道。到头来,你却是杀了她的凶手?”易渺喘不上气来,回想起那段日子,心里就疼得说不出话,“这些年,你怎么心安理得和易溯继续做好兄弟的?”

  她的质问让他一怔。

  荀庭垂着眼眸看她的表情,多年来未有的无力感忽然遍布全身。但有些事必须绝口不提,否则易渺只会更想从他身边逃走。他忍住心里冒上来的尖锐的疼,想伸出手摸摸她的头,被她侧身躲开。

  荀庭指尖擦过她的发丝,然后按了救护铃。他抱住她的腰想要安抚她的情绪,却被她固执地伸手推开。他不允许她收回手,抓着手腕带着人进了病房,将她拦腰抱起放在病床上,拉过被子盖到她发冷的身体上。

  他伸手暖着她的手,被她再度一巴掌打开。

  荀庭却没有在意,他依旧没说话,像往常一样抓牢了她的手。

  她胡乱抹着冒出来的泪水,因为胸口疼,抓着他的手臂弯下腰去:“你为了什么会杀掉一个活生生的,和你没有过节的女人?”

  免┊费-首-发:fadɨanxs.Çom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g.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g.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